相关文章

瑜伽培训师湘颐 身心合一的传承者

“瑜伽老师是一门非常难、也非常神圣的职业,需要给予学生‘无条件’的爱。”说这话时,湘颐老师正在筹备下一期的瑜伽培训课程。从最初自己去美国学习热瑜伽证书,到回北京开办宜和42度热瑜伽馆,再到开培训课教授学员,这位在热瑜伽领域浸润了十几年的人,从习练者也变成了传承者。

“当初为什么要去全美瑜伽联盟参加热瑜伽培训?就是喜爱吧。”提起十几年前那场让自己成为瑜伽培训师的“入门课”,湘颐至今记忆犹新。那时,热瑜伽在国内还很少人知晓,在北美却已非常流行,热瑜伽创始人比克拉姆 (BikramChoudhury)每年都会开展三期的热瑜伽培训课,世界各地的瑜伽习练者都会慕名前往。“真的很壮观,一个大教室里同时有两三百人。”作为少见的亚洲人,湘颐完成了艰苦的3个月课程,获得了全美瑜伽联盟颁发的认证证书,有资格教授热瑜伽的课程。

2005年,湘颐回到北京开办了第一家宜和42度热瑜伽馆。彼时,瑜伽在北京并不时兴,就连最时尚的年轻人也很少有人知晓何为热瑜伽。开办之初,学员少,能教授瑜伽课的老师更是寥寥无几。“为了给学员上课,我定向地去舞蹈艺术学院寻找那些有功底的老师,对他们进行培训,让他们能够成为瑜伽老师。”湘颐自己评价,因为是内部定向培训,那时候还不能算做是普遍意义上的瑜伽培训。

直到2014年,接近10年后,作为行业先行者的湘颐成立了宜和42度瑜伽学院,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瑜伽培训师。一年一期的200小时不间断培训,从最初的三五个学员到现在的十六七个学员,甚至还有国外的学生慕名而来。“大概两年前吧,有一位俄罗斯的学员来参加培训,因为她的国家没有这样的认证培训机构,培训结束之后,她就回去开设了自己的热瑜伽馆。”

一位想要成为瑜伽老师的习练者,到底要学习什么?湘颐说,在她的课程里除了最基础的瑜伽体式的培训之外,还有体式诊断课、生理知识课和教授技巧的讲述,告诉学员们如何在课程中做到时间准确、语速准确、停留方位准确,“像表演一样去教授瑜伽。”

湘颐告诉记者,在4年当培训师和学员的接触中,让她觉得最有意思的就是,很多人来参加瑜伽培训,最初可能只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瑜伽习练,但当培训课程结束之后,里面有一半人却愿意做一名瑜伽老师。“刚开始,每个人都很害羞,有的学员紧张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培训结束后,却变得特别有自信。”作为瑜伽培训师,让大家看到自己的改变,让大家更深刻地了解瑜伽精神,是湘颐觉得最有成就感的事情。

湘颐说,现在的中国是一个吸收世界各地瑜伽精华的地方,不仅仅是热瑜伽,各种瑜伽种类都在落地开花。很多的习练者,在北京学习了200个小时的课程后,还会去其他地方参加别的培训,只是因为热爱。相比较而言,热瑜伽没有三四年前那么风靡,但却也证明了大家对于健身的热爱。当然,另一方面,行业在发展阶段还存在一些良莠不齐的现象,仍待提高和改善。

“瑜伽老师是一个行为和语言的艺术,想要成为一个好的瑜伽培训师,就必须先是一个博爱的人,愿意将自己所学奉献给学生;再是一个钻研的人,不断去学习瑜伽的各种知识。”湘颐说,向别人传承瑜伽精神,是她一直很享受的事。

本报记者 赵莹莹 J201